主页 > U级生活 >精神科医师:「强制就医」或许是违反人权,但置之不理也违反了「 >

精神科医师:「强制就医」或许是违反人权,但置之不理也违反了「


2020-07-29


医生的任务是甚幺?

我记得20年前,我留在美国念书的最后一年,刚好有个电视节目在探讨医疗保险制度。其中一位医师说出了一句可能是我们都忽略的议题:「只要人类有死亡的一天,活得越久,任何的保险都会破产。」

是的,那个说出「精準医学」陈副总统也好,或者任何强调预防医学的医院大院长也罢!其实它们都只看到了铜币的一面:健康的饮食与生活可以减少慢性病的发生与相关的医疗费用。

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另一面,活得越久,使用健保的日子越长,临终几年前的医疗照顾可能花得更多。我们必须很严肃面对的议题是:「人自始至终都难逃死亡的命运,不管你多勤于运动、吃多无毒的食品、吸多新鲜的空气。」

假如死亡是人类必然的命运,那医师的职责到底是幺?

越来越多的心脏科医师在脸书上po文,讲他们应家属要求很努力的抢救80几岁心肌梗塞的老妈妈。当下虽然救了回来呼吸心跳,但是没几天就器官衰竭过世了,甚至还有人最后被家属告,差点得到忧郁症。所以医师当然要努力抢救生命,但是人力有时而终,最重要的是减少人类的病痛,在尽了力的最后一刻让他们安详地离开,让他们遭受疾病折磨时可以减少痛苦。

政府跟医师一样,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不是创造零死亡率,而是:「照顾不能照顾自己的人,让他们减少苦痛。」谁是不能照顾自己的人,婴幼儿、老年、孤苦无依,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 –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读政大,曾经在政大校园被摇摇哥惊吓过;我住的地方附近也有一个中年女性,顶着大光头,常常只穿一件衣不闭乳的白色小背心,赤着脚随地而坐。路上经常都有黄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所遗留的,但是在这个台北市的闹区,走路都要特别留神。

她待在附近很久很久了,摇摇哥也是,他们好像都有饭吃、还有菸抽,但是他们有没有精神疾病?有没有吸胶?又是怎幺照顾自己的?社区、员警、医疗为他们做了甚幺?未来有可能变成随机杀人者吗?

只有台湾才这样吗?

我有一次在波士顿的露天餐厅跟当地的精神科医师用餐,走路回旅馆的路上看到几个游民,他们手上拿着酒瓶,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老实说,要不是大家结伴同行,路上光线明亮,说不害怕是骗人。

根据调查,国外无家可居的街友,有一大半是酒瘾、毒瘾,以及思觉失调症的精神病患。他们失去了亲友的支持,只能在很低的生活水平下讨生活,最终冻死或暴毙街头。

你说那些酒瘾、毒瘾者罪有应得,是他们放弃了他们的生命,政府跟社会没有责任,他们不是不能照顾自己的人。

或许真的是这样,我们不可能照顾到每一个人,尤其是自作自受者,但是严重的精神病患呢?他们是因为生病了,没有或不愿接受该有的治疗,最终被放弃,那我们有人要去照顾这群「因病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的人吗?」

精神科医师:「强制就医」或许是违反人权,但置之不理也违反了「

不管是《精神卫生法》的制定,或者极力批评柯市长,争取摇摇哥自由的人都是站在人权的立场,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人被好好医疗的可能。

严重精神病患和其他非精神疾病病患最大的不同点是,精神疾病病患的思考能力受到疾病本身的影响,因而无法正常的运作,缺乏了解自己疾病的能力(一般称为病识感),无法工作,甚至混乱到无法料理自身事务,有杀人或自杀之虞虑。

所以「强制就医」从一方面来看是违法人权,尤其在50年前大力主张把精神病患关在机构中的时代,但是不让病人有机会接受适当的治疗,不也违反了就医的人权吗?

我之前照顾过一个思觉失调症的病患,他其实对药物治疗的反应很好,但是只要出院就不吃药,幻听跟妄想就开始接管他的心智。直到有一天他跳楼自杀,终身颈部以下瘫痪,这一下他只能每天乖乖吃药不乱跑,病情终于得到良好的控制。

并不是所有思觉失调症的病患,酒瘾或毒瘾的患者都会变成随机杀人者,或对社会大众造成危害。

正如同精神医学会现任理事长赖德仁医师所言,严重精神病患只要有适当治疗,其暴力犯罪率和常人无异。但是不可讳言,假如没有接受适当治疗,其暴力犯罪率比常人高出2-3倍、自杀率高、平均寿命短,都是不争的事实。

强制送医事件纷传 精神医学会吁:勿污名化精神病友 邻里内出现行为怪异者 北市社会局:将比照游民协助送医

柯P是一个缺乏人文素养的外科医师,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但是那些追求人类自由意志的律师、人本基金会代表又何尝有甚幺人文素养可言?

他们忽略了精神病患的医疗人权,轻视了他们餐风露宿、无法妥善照料自己、一辈子置身于社会之外的状况(还自欺欺人说他们过得很好,政府不用介入),更昧于未经妥善治疗严重精神病患可能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事实,大呼小叫简直如幼儿般的无知(对不起,想到某些基金会对台湾教育的摧残,怒火中烧,口不择言)。

社会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即使免于恐惧只是一个假像,危机其实无所不在。担心精神医疗的专制,像飞越杜鹃窝一般稍有嫌疑就把人关进慢性医疗院所的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精神疾病的治疗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医疗人权更是完善了许多。

现在的《精神卫生法》对于没有病识感,不愿就医,但尚不到无法料理自身事务,有杀人或自杀之虞的精神病患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尤其是男性病患。这些男性病患往往长年失业,失婚,甚至连基本的社会互动都没有。

有些因为和家人的冲突,甚至和家人分开独居,靠着家人的接济过活,病情可能越来越严重,轻的骚扰社区,重的危及自己或他人的生命,请问政府的对策是甚幺?

请问柯市长说改变台湾要从台北开始,自己身为一个医师却连如何跟人民沟通精神病患处理都有困难,如何让人民满意?

台湾正处在一个很奇怪的阶段,严重精神病患的治疗进退失据,媒体、名嘴、律师、关怀团体集体大失智,期待新政府上台,卫服部大换血有用吗?还是需要多几个随机杀人案,大家才能学会如何谦卑的看待精神病患处置呢?

台湾社会準备好这4大牺牲了吗?否则我们只是把精神科当「砲灰」 精神科医师:我们擅长诊断与治疗建议,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事就让法院来吧 政大「摇摇哥」该被强制就医住院吗?10个精神科医师有11种答案 「摇摇哥」与竹林七贤差别何在?这不是一种自主选择




上一篇:
下一篇: